4/6/19 上樓的心願

眾所周知,香港的樓價水平一向在全球「首屈一指」,多年來一直居高不下。同時,香港地少人多,土地供應往往不敷應用。正因如此,越來越多大學生選擇在畢業後刻意尋求炒散或兼職工作而拒絕以正職身份投入社會,為的就只是確保自己的薪金能夠保持在申請公共房屋的最高入息限額之下。

聽到這個情況,不少人都會認為這是缺乏上進心的消極表現。然而,站在年青人的角度,卻發現這樣的做法只是一種向現實低頭的方式。

當一個基層大學生,在準備投身社會回饋父母時,卻發現大學生起薪點只有一萬五千多元。在物價高企下,這份微薄薪金即使在「衣」、「食」、「行」應省得省,但要解決「住」的問題卻彷彿成為窮一生努力也無法達成的夢想。

在無計可施下,把自己的薪金壓到最低、透過輪候公屋上樓,再期望將來經居屋政策達成業主夢,似乎成為了年青人解決住屋問題的唯一出路。

儘管這種做法往往迎來社會許多批評,但我認為這只是逼不得已向現實低頭的方式。當社會無法提供足夠的配套,讓每個人能夠以勞力保障基本需要,就只會導致更多人尋求一些看似「消極」的方法去面對。

倘若每個人都能夠設身處地,了解年青人的苦況和無助,自然明白這些批評並不公平。

Related Post

AM730專欄 : 父母教育

生了孩子後,越來越覺得自己好像重新讀過一個degree。這個degree叫parenting(父母教育)。老實說,沒有人一生下來就會做父母...

AM730專欄 : 鐵皮牆

過去的星期日,港島擠滿了白衣市民反送中。政府覺得是市民對條例有誤解,覺得有立即修例的必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