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19 鐵皮牆

過去的星期日,港島擠滿了白衣市民反送中。政府覺得是市民對條例有誤解,覺得有立即修例的必要性。細心思考,所謂的必要性從何而來? 若是台灣殺人案令這條例必須盡快通過的話,那我們下一個問題應該問問通過條例是否唯一方法。假如不是唯一方法的話,我們可否先用其他方法處理此單一案件再去 buy time 討論修例問題? 香港真的有完全不能 buy time 的理由嗎? 再者,政府真心認為市民對條例有誤解嗎? 這次修例幾乎每個屆別都有反對聲音,若政府真心認為市民有誤解或反對,而通過條例所謂的必要性又非這麼必要的話,為什麼要這麼趕急去修例? 難道學習聆聽真的這麼困難嗎?難道你政府的想法一定正確嗎?

過去的星期日市民放棄半天假期,還要事先安排好家庭或工作上的事情,冒着非常炎熱的天氣,中暑的可能,汗流浹背,沒有蛇齋餅糭的招待,上街去表達意見,人數非常之多,難道當權者不能 slow down 聆聽嗎?預先準備好的公關稿,冰冷毫無人情味的回應,跟香港市民火熱的心形成極大的對比。也許,大家都在對着一幅鐵皮牆說話而已。

Related Post

AM730專欄 : 上樓的心願

眾所周知,香港的樓價水平一向在全球「首屈一指」,多年來一直居高不下。同時,香港地少人多,土地供應往往不敷應用...

AM730專欄 : 香港人,共勉之

坐下來寫稿,終於有機會靜下來,梳理一下自己因香港過去兩個星期所發生的事而產生的情緒。很多不同的形容詞一個個湧現 - 憤怒...